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圣彼得堡留学生活记实及俄罗斯漫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农妇特想当回渔民,可她有孩子,还有地,早起就忙这些了。天过正午,她还是想出海,一条旧船,一展风帆,她独自起航了。到了海上,什么都新鲜,别人光捞鱼虾,她不,见什么捞什么。当然,重要的是她收获了快乐,实现了当渔民的愿望。 这里,是她在讲述海上的见闻,以一个农妇的视角。 本博客的所有照片和文字(除注明的外)均属原创。 版权所有, 转载请注明!

网易考拉推荐
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  

2014-01-06 09:21:24|  分类: 诺夫哥罗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那日,离开诺夫哥罗德克里姆琳宫时已是四点半了,来时在车站问过一位老人,回程的火车是五点钟,我用急行军的速度二十分钟走到了火车站。紧赶慢赶进了站,买了车票,便去上车;从一旁的地下通道去赶车,横着好几个站台,没见明示,不知哪个是回圣彼得堡的(俄罗斯火车站站台完全是畅开的,无需检票)瞎撞了几个站台,差点误了车,终于在最后一刻冲进了一节车厢,还没坐稳呢,火车就开了。真可谓谁的孩子谁抱,谁的事谁着急,火车到点就发,赶不上火车是自己的事。

坐上车,这才长松一口气,瘫坐在座位上,刚才是百米冲剌,接下来便是终点后的休息了。总是弄得这么紧张兮兮地,虽说有惊无险,可这样一惊一乍,心脏吃不消呀!

因为赶车,也没来得及在车站商店里买点什么吃的喝的,而自带的干粮和水,早就被我吃光了;唉!不过,赶上车就好!总比有吃有喝却误了火车好得多,想到此,便释然了。

我们这节车厢,总共才有十六七个旅客: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,被朋友送上车,两人一副相亲相爱的甜蜜样子,还带着他们活泼可爱的小狗;一位老人带着她的小孙女;另有四个女孩儿坐在一起咳瓜子;还有一家祖孙三代的女性:妈妈总是牵着她刚会走路的小女儿在车厢里走来走去,看来看去……,而那只活泼的小狗狗,便成为这个小女孩蹒跚追逐的玩伴了。 

这天起了个大早,一天的游历,又加上最后赶火车的急行军,我真又累又乏,便斜靠在车窗上,迷迷糊糊睡过去了,过了许久,感觉车停了,怎么人都下车了?原来,又到了那个“奇怪”小站,可我不明白为什么车厢里的人都下车了,难道他们都到站了?就连坐在我身后一档里,带着小狗的那对夫妇也走了,眼睁睁地看着车厢里就剩我一个人了,很是疑惑:是不是我坐错车了?不过,从车窗看到,似乎那对夫妇并没有真正到站,此站停车时间长,只见他们正携着手在站台上散步,溜狗呢;我不知道其它车厢会不会也走空了,不过也懒得动,就呆呆地坐在那里。

这时候,有个人从前面一节车厢穿过来,我看到了他,便问,怎么人都不见了,都去哪儿了?那人停下来,在我对面的座位上坐下,他告诉我说两边车厢都有人,只有这节空着。这人长得高高大大的,衣服破旧,头发篷乱,一说话露出稀疏的牙齿;另外,他的右手包着几层肮脏的沙布,说着话,他把沙布扯下来,手背上露出了鲜红的伤口;我问怎么回事?他说是狗咬的;我说是今天?他说早了;伤口裂开着,看着挺瘆人的,可他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;他还说,一个车厢是俄罗斯人,一个车厢是乌克兰人,反正他们不在一起坐;我不知他是说着玩呢,还是真的,总之他说话的样子挺可怕的。他问你怕不怕?我真不知怎么回答他,心想,是不是该换一个车厢,到一个有人的车厢呀;可实在是懒得动,也不明白究竟,所以仍旧坐着。他又说了一通,我已经听不太懂了,看我一幅不明白的样子,他也懒得再说了,站起身来要走了,我也跟着站起身来,想去别的车厢看看,他立刻说你坐你坐,不必走;我就又坐回到座位上。这时,那对带小狗的夫妇从站台上回来了,那女人对我说,你不要理他,他不是好人!说着就轰他走,那人悻悻地走了。那女人对我说,你不要跟这人说话,不然会有危险。我看他们夫妇回来了,也就放心了,因为至少这个车厢不只我一个人了。

随后,我拿上我的背包,想与他们坐的近一点,那女人请我坐到她身边,她自我介绍说她叫达尼娅,又问我叫什么名字?我说了;她又问我去哪里?我说回圣彼得堡;她说来诺夫哥罗德做什么?我说来旅游呀;这时她的丈夫也坐过来了,她把刚才我们的对话都对她丈夫说了。他们又问,你做什么的?我说在圣彼得堡学习;他们问哪个学校?我说圣技术大学;他们问哪个系?我说没有系,是专学俄语的;他们觉得不可思议,怎么在圣技术大学学俄语?我说是技术大学的国际学院,他们这才相信了。接着那女人又问,怎么一个人去诺夫哥罗德?我说休息日女友们都想睡觉,不想去,所以一个人了;其实,什么女友不女友的,我只是前前后后问过几个人,不是上班,就是上课,再不就是不想去;而我的同班同学,虽说一听到去诺夫哥罗德就欢呼雀跃,可她们这两天要去莫斯科,根本没有去诺夫哥罗德的打算,而好天气是不等人的,所以了,抬起自己的腿,开路!

接着,那女人直接问我多大了?我心说,难道不知道不可随便问女人的年龄吗?便说,你猜吧!她说25?我说不对;她说18?我笑了,什么眼神儿!看走眼了,有那么嫩吗?!我说,我,40往上了;我说了“四十”这个词,再把手指往上指,好让他们了解,但也不想说出具体的岁数;他们俩不信,我说真的,四十往上了;他们又问,你结婚了吗?我说是的;丈夫在哪儿?我说在中国;你爱他吗?是的;我看他们不太相信我说的话;接着他们又问,那么你靠什么生活呢?我说,我现在上学,以前工作,就是说,以前上班,现在来学习;那么你有孩子吗?我说有,儿子;他多大了?我说上大学了;在哪儿上大学?我说在另一个城市;那女人似乎非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似的,问哪个城市,我知道说了也白说,中国那么多城市,说了也搞不清楚,果然,说了他们也不知所云。那男人又说,你一个人出来玩,不好,有坏人的,你们中国有坏人吗?我说当然;但我说,别人不来我只好自己来了;就这样一问一答地一大圈儿,那女人说,你是一个有意思,有趣的人。我吗?是的,就是你。我自己倒不觉得,也许在他们看来,实在有趣吧,因为一个人这把年纪来上学,还自己跑到诺夫哥罗德玩,多少有那么点奇怪;可是对我来说,不就是正常的观光游览吗,一个人怎么了?有伴就一起走,没伴只好自己走了。

说着话,只见那女人在自己的提包里翻找着什么,过会儿拿出了一个塑料袋,打开来,是一种上面铺满果酱的烤饼;在他们问我话时,那男人始终抱着那小狗,亲它,抚弄它,这时却用那手掰下一大块饼递给我;出于礼貌我不好不接,便拿在手上;那男人说,吃吧!好吃!香着呢!!盛情难却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哪管他抱狗的手脏不脏,哪管“出门在外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”的训戒了,便开始吃起来。说实在的,我也的确饿了(着急赶火车,也没来得及买什么吃的),所以,这馅饼吃起来觉得格外香甜,尤其是上面厚厚一层紫红色的果酱;我问这个叫什么?他们说叫馅饼;我问是商店里买的,还是自己做的?他们说自已家里做的;是的,这种馅饼我在超市的点心屋见过,却从来没买过,不过超市里的,果酱可没这么多,没这么厚哟。接着他们说道,昨天到亲戚家为其过生日,现在是坐车回家;我问,你们是住在圣彼得堡吗?他们说不是,是在一个叫留波给的小城,呆会儿他们就要下车了;那女人又介绍说这是她的丈夫,名叫维克多,而自己的名字叫塔吉亚娜,她很爱他;她丈夫是名司机,我一时没听懂,她作了个手握方向盘开车的姿势,她接着说,丈夫跑过许多地方(想想俄罗斯无比辽阔的国土,所谓的“跑许多地方”绝非浪得虚名)。说着,那女人又在包里翻找着什么,终于翻出了一把古色古香的大银勺,她说这是一把古老的勺,她要送给我;我说,谢谢!这个我不能收;我的态度很坚决,吃块馅饼也就算了,哪能再收礼物呢!这时女人又在找什么,一会儿她拿出一张纸来,写下了她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交给我并让我念念。上写:如果发生什么,打电话给我!她让我一定拿好,她说再不要跟别人说话了,当然,她补充说除了他们以外,因为有坏人,她怕我会有什么危险;我谢了他们,把纸条揣了起来,不过我随身并没带电话,况且真有坏人,手机也会被抢走,哪还容我打给她呢?不过,他们是真替我担心;我呢,也着实为他们的热心肠所感动。

过了会儿,那女人又问我到诺夫哥罗德是否买什么礼物?我说当然,随后从背包里拿出在历史博物馆买的一本介绍诺夫哥罗德的小书,还有一把桦木梳子;他们一看果不其然吗,又问你拍照片了吗?当然,我便拿出相机调出来给他们看,一张张翻着,里面全是诺夫哥罗德的景致,他们看着,口中喃喃地说“好样的,好样的!”……。

就这样,从始至终,我都是以真实坦率的态度来应对他们所有的问题,也的确没什么可遮掩的,事情本来就简简单单吗。之后,那男人也拿出他们自己的相机,一架带着长焦镜头的高档相机,他把里面的照片调出来,并一一介绍给我看:这是他们家的别墅,这是他们家旁的小河,这是他们家的温室(一个用塑料薄膜搭的小暖房),里面种有西红柿,结了一堆;还有黄瓜,不过只结了一根;还有一张各样蔬菜摆成一堆的照片,他们管它叫大丰收,一堆蔬菜瓜果,看着就有种丰收的喜庆!他们介绍着自家的东东时,语气间带着满足和自豪感;后来,那男人提议说要给我和那女人照个合影,那就拍吧!那女人以黑夜衫着的车窗当镜子理着自己的头发;我呢,也学着冲着车窗整理了一下;那男人说你不用理,你挺好的;拍了一张,似乎那女人不上相;再来一张,还是这样;随后,我也说要给他俩拍一张,他们坐坐好,抱着他们可爱的小狗,先是一张闪了光,后拍一张不闪光的,但都拍得不理想,有些模糊了,其实那女人挺漂亮的,高鼻大眼卷卷发,肤色也白里透红的,只可惜不上相;后来还专为他们家小狗拍了张照片;在我们聊天过程中,那小狗一会儿窜上,一会儿窜下,一会儿又依偎在主人身上,后来居然还有一段蹲在了我的脚旁;那女人说,它喜欢你,你们是一样的,都不是俄罗斯族的,我笑了,心想有这么比的吗?我问它是哪国的种?她说它来自英国,是很名贵的品种,要很多钱,她说了一个数字,我没听清;她说去年他们家原有的狗老了,死了,朋友便送他们这只小狗,来时,它才这么大,说着那男人比划着自己的手掌;女人说它可聪明了,什么都明白,它叫“气魄”(这样发音),小狗长得蓬头垢面的,我看不出什么名贵来,不过倒真是活泼可爱得很,夫妻俩拿它当孩子宠着。

 再后来,终于他们到站了,此时的我们,都有些依依不舍了,虽说只是聊了一路的天,可大家聊得很愉快,最后那女人祝我成功,幸福,平安,一大堆好词;还贴着耳朵跟我说,有急事给她打电话,她会来帮助我的,我谢了他们,将他们送到车门口,祝他们一路平安,跟他们挥手道别了。这样的偶遇,有一种奇妙的感觉:萍水的缘分,坦诚的相识,热诚的交往,又匆忙地离别,如果没有交流,就仅仅是路人罢了。

 至于那个“坏人”,后来又来过这个车厢,这对夫妇就哄他走,还一再告诫我说不要再理他了;车上的几个查票员,碰到他也没给好脸儿,一个劲地推他搡他。但我始终没有把他当坏人,我想,他可能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到处游荡罢了;或许还乞讨,最坏可能偷东西,谁知道呢;只不过从一开始,我就拿他当普通人待,跟他聊天,听他说话,他并没有冒犯我,所以我没有把他当坏人。

夜幕中,列车继续向圣彼得堡开去,我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,回味着刚刚的一切。

这时,从车厢的一头进来了一位手拿吉它的帅气小伙子,只见他站定车厢前端,摆开了架式,看样子,他是打算自弹自唱了。吉他声起,他美妙的歌声便在车厢里内散布开来;那曲调象是老歌,却没听过,真是好听啊!他抒情的嗓音和着那优美的曲调,烘托出一种浪漫情怀,将人们带入一种特定的意境:深秋时分,身处在俄罗斯北方从诺夫哥罗德开往圣彼得堡的列车上,听着这样的歌唱,有着一种似梦非真的感觉,感动得直想流泪。他深情的歌唱仿佛有一种直抵人心的魅力:歌声穿透了一切,无论黑夜,还是距离。不觉地想起了《山楂树》中的歌词:“列车飞快奔驰,车窗的灯火辉煌”,此时此刻,正如此情此景。

只是美妙的歌曲到底还是唱完了,小伙子吉他一收,顺着车厢从那头走过来,车厢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掏钱,连几个剃着光头打朴克的小伙子,也不例外;我也递上了自己的一份,对他说,再唱一首吧!你的歌真美!他说,谢谢!不了,还要去别的车厢;真想跟他一起去,一路听下去,只是到底没动窝。

列车继续穿行在黑夜中,车内灯火通明,车外漆黑的夜幕中,万家灯火在远方滑动而去,滑动而去......。
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列车里空了 
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中年夫妇和他们的小狗
 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 夫妇俩的宝贝小狗:气魄

 
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夫妇俩请我吃的馅饼的式样(网上照片)

 

大诺夫哥罗德(七)——回程的列车上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这个做的更漂亮,象向日葵一样!(网上照片)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