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圣彼得堡留学生活记实及俄罗斯漫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农妇特想当回渔民,可她有孩子,还有地,早起就忙这些了。天过正午,她还是想出海,一条旧船,一展风帆,她独自起航了。到了海上,什么都新鲜,别人光捞鱼虾,她不,见什么捞什么。当然,重要的是她收获了快乐,实现了当渔民的愿望。 这里,是她在讲述海上的见闻,以一个农妇的视角。 本博客的所有照片和文字(除注明的外)均属原创。 版权所有, 转载请注明!

网易考拉推荐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  

2012-11-26 17:41:23|  分类: 圣彼得堡之剧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米哈伊尔剧院前的大幅广告
 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  位于圣彼得堡市中心的米哈伊尔剧院

最早知道《天鹅湖》是在《列宁在1918》的电影中,虽说那只是短短的一个片段,但那优美的音乐,飘逸的舞姿,梦幻般的场景,天使般的白纱裙,以及那维美的爱情故事,都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,我一直觉得它是芭蕾舞的最优秀的代表作,  甚至可说是颠峰之作,无可超越!

留学俄罗斯,如果说有什么预期的话,那就是很想在正规的剧院里看一场《天鹅湖》。

深秋,整日里秋雨纷纷,圣彼得堡剧院的演出季也拉开了序幕。我终于打听到哪里演《天鹅湖》了,这天课后,简单的准备后,一路地铁,很快就到了市中心。 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建筑上精美的浮雕笑脸迎客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剧院门前的排排花灯

到达剧院时,离开演还有一段时间,但已有不少人等在那里了。售票处的若干个窗口中,几个正常售票窗口开着,却没有人;最左侧的那个窗口还关着,人们却安安静静地在排队,看来,这些人都象我一样,是来等那便宜的站票的。开演前一小时,窗口开启,人们依次买到了站票。(墙上的告示说,只有学生还有退休者能得到优惠,买到100卢布一张站票;而普通人,可买到200卢布的站票)。无论100卢布还是200卢布都是便宜的,二三十元人民币看俄罗斯精典芭蕾舞,这在国内不可想象!这样价位看《天鹅湖》,如同彩票中大奖!站着看又怎样呢?!与那无以伦比的精神圣宴相比,完全不在话下!!

快七点了,人们陆续进场了,我也存了衣服,并在存衣处用50卢布租了个小望远镜,即便远点偏点也无所谓了,可以看得更清楚。问了检票人员,我的票是在哪里站?人家指着票说,三楼!上到三楼,趁着还没开演,我进到一旁的包厢内看看,哇,这个剧院真是漂亮,比上次的马琳斯基剧院还要华丽。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观众还没有入座 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剧院的精美雕饰金碧辉煌
 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剧场上方有美丽的天顶画
 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我进到了三层左侧的小包厢
 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对面的各个包厢
 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  乐池内乐手们忙着调琴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舞台的大幕 

开演前,我到最后一排找了个空位坐下来,但发现这里视线不好,只能看到半个舞台,随后我转到三楼阳台的最边边上,我宁愿站着,整个舞台却尽收眼底了。当最后一遍铃声响过,灯光暗了下来,大幕拉开,音乐升起,随着那熟悉的音乐,我们被带入了一个浪漫的梦境……。那个瞬间,眼泪涌满了眼眶。

第一幕湖畔,天蓝色的背景下,几十个小天鹅呼啦啦出场了!那么一大群小天鹅齐刷刷地在舞台上起舞,就如同湖边鸟儿振翅齐飞,视觉上绝对有冲击力!演出阵容这样庞大,是在国内观剧所没有的;另一方面以前未感受过的是,整场舞剧完全是乐池里的乐手们“真枪实弹”的真人演奏的!如果闭上眼睛,你会感觉象绝美音响的CD放音,因为每段耳熟能详的精典乐章都凑得如此完美,无可挑剔!舞池里一个完整的大形管弦乐队,人家实实在在演奏了一晚上!试想一下,没有舞者的《天鹅湖》舞曲,是完全可作为高水准的交响乐来欣赏,你会感叹此音只应天上有!会惊叹柴科夫期基的天才创作;但假如没有音乐的舞剧《天鹅湖》则完全不可想象,它不但会大大地逊色,甚至完全跳不下去。可以说,柴科夫斯基的音乐,在舞剧中占有着灵魂的主导地位,如此说来,“整场舞剧的演出,一半功劳在乐队”的说法并不为过!!

  这晚,剧中的男女主角也是出类拔萃的:王子的扮演者身手不凡,他身形舒展,容貌俊朗,气度高贵,舞姿飘逸,恰有王者之风;而女主角的扮演者,似乎不是俄罗斯人,有点欧亚混血的样子,在美女如林的俄罗斯女孩儿中间,虽算不上倾国倾城,但举止气质上倒另有一种高贵和风韵,再加上她舞姿的优美,功夫的深厚,很快得到了观众的认可。比如在一场独舞中,她自己在场中央旋转了无数圈,大家眼晴都晕了,完全数不清她到底转了多少圈,可她仍转个没完,最后搏得了满堂喝采。

其实此时此刻,语言是无力的,它很难准确表达人们的感受。观剧时,人们从始至终全身心会被一种绚烂的,如梦如幻的浪漫情怀所感染,所包围着。《天鹅湖》的精典在于,它集各种感官的(视,听,感觉)最高享受于一剧:它的音乐是美的,主旋律抒情柔美,无限升华;它的舞姿是美的,轻盈飘逸,舒展大方;它的布景是美的,城堡湖泊,绚烂梦幻;它的故事是美的,真善美战胜了假丑恶,爱情升华达至永恒...一切都达到了完美!登峰造极,无以伦比!

 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  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,作于1876年,是他创作的第一部舞剧。

 它取材于俄罗斯民间传说,剧情为:公主奥杰塔在天鹅湖畔被恶魔变成了白天鹅。王子齐格费里德游天鹅湖,深深恋上了奥杰塔。王子挑选新娘之夜,恶魔让他的女儿黑天鹅伪装成奥杰塔以欺骗王子,王子差一点受骗,最终及时发现,他奋击恶魔,并最终战胜它,白天鹅恢复了公主原形,与王子结合,爱情战胜邪恶,圆满的大结局。

在整个四幕演出过程中,幕间休息两次:一次是第二幕结束后;第二次是第三幕结束后;每次有二十分钟。休息时,人们喝喝咖啡,吃点小点心,虽说剧院的东西远高于商店超市,但还是有不少人来此享用,似乎除了看芭蕾舞本身的享受外,还要包含以优雅的方式吃点喝点,也就不去比较东西的贵贱了。只是我,观念守旧,吃着自带的清水和糖块,到休息厅的展室看看,省下的钱可以看更多的演出。

 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剧院休息厅里的自动饮料机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 剧院休息厅内展示的老照片

 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曾经的剧院舞台设计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曾经的剧院舞台设计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主要演员的服装道具

  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各式各样的戏剧服装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展示柜中的服装服饰
 

  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男女主角向观众谢幕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主要演员谢幕

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  乐队指挥及主要演员向观众谢幕

     幕间休息时,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,在走廊里跑来跑去,她穿着黑白色的沙裙,很是漂亮,她似乎在模仿芭蕾舞演员,不时做着各式舞蹈动作,她稚嫩的表演可爱至极

  最后一幕关灯后,她来到了我所在的包厢阳台边上,就站在我身旁,全神贯注地看着,我把小望远镜给她看,她说谢谢,在黑暗中我们笑着对视着,似乎有一种心心相惜的感觉——尽管我们国别不同,年龄各异,却因为对芭蕾舞的喜爱而站到了一起。她的脸刚刚能露出阳台的围栏,而我要附下身跟她说话,演出到了高潮之处,她就使劲地鼓掌,还兴奋地跟我说着什么,从她的小嘴巴中传出了清新的气息,让我想起了“口气清新如兰”的比喻。她问我是不是英国人?我说不,我是中国人。她很惊讶,她说她学过英语,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我觉得好笑,她才五六岁,很久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呀,难道是上辈子?最后一幕很快进入尾声,我们一起为演员的精采演出鼓掌欢呼,之后我们说了再见。

散场后,我来到一楼的存衣处,人们照旧静静排着队,向存衣处挪动着。在存衣处,人们交上存衣牌和手中的小望远镜,拿到自己的衣物。我没有看到望远镜有什么特别的标志,也许我不交还望远镜,拿走它,人家也不会发现,但是良心在看着呢(这里全凭自觉,我们只付了五十卢布,只是租,没有买)。

拿上衣服,穿好它,我走出了剧院,清冷的空气中,一轮明亮挂在天上,在圣彼得堡很少能看到月亮,因为这里阴天实在太多了,还因为晚上我们很少出门。正当我欣赏着月亮的时候,我的衣服被人拉了一下,“bye bye!”,那小姑娘穿戴整齐,来找我告别,我真是惊讶!因为从我们刚才在包厢里说再见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;一剧场的人都拥在了存衣处,取衣穿衣,各顾各的;室外寒冷,我穿上了外衣,连帽子都戴上了;在黑暗中,她是怎么认出我,又找到我的呢?!她和那亲切的“白白”声象天使般飘然而至,让我生出无限的喜悦,我蹲下身,对她说,你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儿!!随后请求给她拍张照片,她腼腆地侧过了脸,拍完我们再次说了再见。

这是一个美好的夜晚,因为芭蕾舞,因为《天鹅湖》,因为明月,还因为小姑娘。

此时,已经十点半了,运河边的吉他手还在弹奏着;地铁的换乘过道里,有着三个人的弦乐重奏,我发觉地铁通道的拢音效果特别好,不用特别的扩音,一切就象音乐厅似的。为了这些为圣城的夜晚增添色彩的人们,我送上了自己的一份小费。  

 永远的《天鹅湖》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可爱的小姑娘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