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圣彼得堡留学生活记实及俄罗斯漫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农妇特想当回渔民,可她有孩子,还有地,早起就忙这些了。天过正午,她还是想出海,一条旧船,一展风帆,她独自起航了。到了海上,什么都新鲜,别人光捞鱼虾,她不,见什么捞什么。当然,重要的是她收获了快乐,实现了当渔民的愿望。 这里,是她在讲述海上的见闻,以一个农妇的视角。 本博客的所有照片和文字(除注明的外)均属原创。 版权所有, 转载请注明!

网易考拉推荐

走了一次“旁门佐道”  

2011-07-13 10:16:44|  分类: 留学生活记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儿子要来俄罗斯看我了,这让我颇费思量。首先就是签证如何弄,打听了一下,俄罗斯这边的公司可发邀请函,交一定的费用,但儿子的个人资料需要寄来寄去,俄罗斯各方面的节奏都是缓慢的,一旦哪个环节卡住了,这事便耽误了。之后家中来了消息,了解到国内有旅行社可办,成或不成当即便可知晓,最终就在国内办了。第二个为难之处是:他来了住哪儿呢?在俄罗斯旅游,住宿是最昂贵的花费了。

我首先想到的是学校“招待所”:也即学校的对外宾馆,它就在我们教学楼内,据说每晚1500卢布,相当于三百多人民币,假如儿子在圣彼得堡住十天左右的话,也是一笔不匪的花销。但后来听说最多只能住三天,到时还需费周折找别的住处,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,所以,只好不予考虑。

再都就是学校附近的饭店宾馆。我们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几个我宿舍附近的饭店,宾馆,价钱也都在1800卢布到2500卢布左右,显然,这样的选择并不理想,费用高不说,主要是与我的宿舍距离都在几站路以上,不方便我们相互的联系,影响每天出行的效率。这便成了万不得已情况下的选择了。

其实,在我心里最理想的住处就是我的宿舍。第一是方便,我们住在一起,互相都好照应;第二我住的是单间,不会影响其他人;第三最重要的,就是我们可省下一大笔住宿费用。小芳曾帮我问过宿舍管理员,如果学生家属来此探望,可否住在宿舍里?交一定的费用也行。但得到的答复是否定的,且毫无通融的余地。

情况就是这样,前两条正道我不想走;而第三条我认为的正道又不存在(我希望宿舍管理员能认可我们住在宿舍内,花一笔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费用);最后,在高人指点下,我打算挺而走险,尝试一条“旁门左道”。即每晚让儿子偷偷地留宿在我的宿舍里,这种事以前就有人干过,亦或早已成为一种约定俗成了。我们学生宿舍对于外来访客的规定是这样的:来客要将护照留存在门卫处,被访者也要将出入证留下,并登记宿舍房间号,当访客离开时双方取回各自的证件。按规定,留客是不能在学生宿舍留宿的,如果晚上十一点来客仍没有取走证件的话,保安有权到这间宿舍查询并驱赶。问题的关健点在保安,只要他认可了,这事就没有问题。自然,需要每晚给夜班保安100卢布的通融费(或叫辛苦费)。与其它地方昂贵的住宿费相比,这点费用几乎是象征性的,完全可以接受。

就这样,在儿子来圣彼得堡的当晚,十一点以后(太早一则口门来住人多,影响不好,二则夜班保安还没上班,他才是关健人物),我攥着100卢布和一份礼物——糖果和丝巾,忐忑不安蹑手蹑脚地来到了楼下的门卫关卡处,见一旁并无他人,便大大方方地把礼物和一百卢布递给了保安,并真诚地道了一句:非常感谢!我是XXX房间的。这是个年轻的保安,他不好意思的笑了,收下了钱和礼物。这样,我如释重负,尽管当时电梯已关闭,仍一身轻松地上了七楼。我知道这晚,我和儿子可以在我的宿舍内安睡了(隔壁的俄罗斯女孩儿假期都回家了,整个一个单元成了我的“独立王国”,我从小芳那里借来了一个席梦思床垫,往地上一铺,一切便就绪了),而接下来的数天里,只要每晚都如此这般,我们同样可以这样安睡了。

实际上,当我对肯收受小小钱物的保安们说 “非常感谢!”的时候,我是发自内心的,真情实意地。而对那些一边得了人家的好,一边又鄙视谩骂人家的做法不以为然。因为他们的通融,我们省下了大笔的开销,免除了周折劳顿,得以每晚安睡于我现成的宿舍内。有时想想,我的是非观念是游移的,并不牢固,完全建立在个人利益的基点上。在这件事情中,我的“行贿”因对儿子的爱和俗常的省钱想法,而变得情有可缘了;保安们的“受贿”也因通情达理和人情味而变得可爱了。很显然,倘若我碰上一个刀枪不入的清廉保安,不收钱物也绝不肯通融,那对我则意味着大大地为难,大大地麻烦,而我则会大大地切齿痛恨之的。因为在我看来,我们的这类行为,并无侵害到任何人的利益,我们两厢情愿,两全齐美,互利互惠,属于双赢。唯一受损的是不甚合理的规章制度。它为什么不能更合理些呢?比如允许严格登记下的留宿,收取一定的合理费用(不能太高)等等,既然是不甚合理,那么被人们损害一下,松动一下,也就不足为惜了。

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,它让我这一番“旁门佐道”走得更加心安理得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