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圣彼得堡留学生活记实及俄罗斯漫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农妇特想当回渔民,可她有孩子,还有地,早起就忙这些了。天过正午,她还是想出海,一条旧船,一展风帆,她独自起航了。到了海上,什么都新鲜,别人光捞鱼虾,她不,见什么捞什么。当然,重要的是她收获了快乐,实现了当渔民的愿望。 这里,是她在讲述海上的见闻,以一个农妇的视角。 本博客的所有照片和文字(除注明的外)均属原创。 版权所有, 转载请注明!

网易考拉推荐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  

2010-04-23 11:57:46|  分类: 圣彼得堡之博物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二月下旬的一个周六,一个阴沉有雪的日子。这天,我先去了大涅瓦河边的大理石宫,之后问了许多人,临近中午时分,辗转找到了普希金博物馆。

普希金博物馆座落在冬宫广场东侧,莫伊卡运河的南岸,它离冬宫的距离近得让人难以至信,步行十分钟就到了。与运河边的其它楼房一样,普希金故居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临街的是一幢寻常的三层小楼,淡黄色。倒是它的门很特别,两扇木质大门是关着的,大门左侧开着一个小门供人进出,这个小门的高度是非低头不能入内的,不知寓意何在?这里曾是普希金居住过的地方,确切地说是他生命的最后四个月的居住地,1837年1月29日普希金在与情敌决斗后的第三天在这里去世。院内正中有一座普希金的立身雕像,他好象总是那样的潇洒,右手张开着,左手拿着他的礼帽,头微昂着,似乎在朗诵着自己的诗歌。进到买票处,仔细看了价钱,俄罗斯成人80卢布,学生40卢布,而外国来防者要200卢布。我买的票上面标着14点钟,售票员着重强调让我两点钟进入,又不是看演出,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定时定点(后来才知道分时段,有专门的讲解员给讲解)。

此时离两点还有半个多小时,我便进到院中的一个咖啡馆里,正是午餐时分,再说也累了,也冷了,也饿了,就买点吃的吧。实在不明白该点些什么,看人家要了什么,然后也跟着来一份,一杯红茶,加糖的,另要一份俄式薄饼,其中有各式馅料的,我要的蘑菇洋葱馅,随后找个位置坐下。掌柜的是一位老人,一个女孩儿为我送上了盘子,一副刀叉和几张餐巾纸,等着上菜的时,我便看着旁人怎样用刀叉,一边拿着自己那副操练着,似乎是左手刀,右手叉……。这时,我的茶和饼来了。怎见另一桌的老太太刀叉用得完全相反呢:右手刀,左手叉!!她吃得也很自在,我真给搞蒙了,不知到底怎么拿才标准,后来想想管它呢,怎么拿着顺就怎么吃吧。这份饼是这样的:两张小薄饼,每个都卷成春卷状,上面浇了点酸奶油,还洒一些茴香碎,切开软软的面饼,里面包着蘑菇和洋葱馅,味道吗还不错,不过没吃饱,点点饥吧,想到自己带的面包还没干掉呢,在此只为喝点热茶,暖暖身子,餐后为这个咖啡馆拍了照。

很快时间过了两点,便起身去找普希金博物馆的进门处,先上到院子右侧的一个楼,一层层上楼,没找对,下楼再问,才知并不在这幢楼里,在另一幢楼的地下一层。进得里边,果然这里有了存衣处,工作人员一看我的票,说是晚了,等下一班次吧。其实当时不过晚了十分钟,这么严格呀!存好衣服,看到旁边一群学生都在往自己鞋上穿套鞋,(俄罗斯的许多博物馆中为了保护地板都需要穿套鞋,有的地方是一次性塑料套鞋,有的地方是比普通鞋大上一圈的黑色棉麻套鞋,有点象拖鞋,脚后有松紧带勒着,此博物馆为后一种),我便也照别人的样子穿上一双,不过那天自己穿的是防水雪地鞋,鞋的前头宽大,所以就找了一双特大号的套鞋,穿上它,颇象一对大熊掌。随后我再次把自己的票交给看门的老太太,她一看急了,(怎么可以把一个“国际友人”拉下呢?!!)她拉着我一路小跑向楼上去,执意要让我赶上“大部队”。我呢,穿个“大熊掌”,拖拖踏踏,步履蹒跚竟赶不上老太太的步子,上楼后她立刻向解说员小姐交待说:这位女士迟到了,请关照一下她!就这样,前几个屋我还都没看呢,就加入了“大部队”,实际上对我来说,赶上赶不上都一样,甚至还不如自己看,因为我虽说赶上了这拨参观人群,可是站在人群的最外面,即看不到,也基本听不懂,只等到解说员小姐把一个房间讲完,我才能跟在人群后看看屋里的摆设。此时正讲的是普希金妻子的房间,这里有她的梳妆台,及那美人的照片,我蒙胧听懂了导游小姐说,普希金的妻子与他志趣不同,喜爱奢华,整天就只想着钱钱钱……,之后人们都凑上前去,端详那倾国倾城的美人照片……。接下来参观的是普希金当年住过的四五个房间,每间大小都在二三十平米不等,其中有卧室、客厅、图书室兼书房,里面家具摆设简单但都挺考究的,书桌上是他曾用过的油灯,私人印章,稿纸和鹅毛笔,墙上挂着一些他家人朋友的照片和画像,展品中还有诗人生前用过的一些物品,他的衣服,雨伞和手套,还有他最终故去时人们为他做的面部石膏膜型,一旁的老式座钟定格在了他去世的时刻——两点四十五分。

解说员小姐语调平缓清晰,只可惜我听不懂,周围所有的参观者,无论男女老少,都满怀敬仰,屏声静气,这样的场面很让人感动。想想看:也就是180多年前,一个俄罗斯青年,他好象没怎么赚钱,他只是喜欢把文字按一种特别的方式排例组合,让它具有一种特殊的韵律,结果,就深得人们喜爱,并一真深得人们喜爱。当然,他用那些文字诉说着一些寻常的事物:友谊,爱情,大自然;自由,平等,正义感。他用诗歌召唤人们挣脱奴役枷锁,奔向光明未来……,他那自由高贵的精神气质溶入在他朗朗的诗歌中,继而流入人们的心田,直到今天都滋养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民。无论过去还是今天,普希金在俄罗斯一直深得人们景仰,他被称为“俄罗斯诗歌的太阳”,其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,甚至超过了当朝沙皇及历代权贵。

只是今天的时代再难出这样的人物,诗人的土壤正在消亡:少有人慷慨激昂写诗,少有赏识诗歌的人发表诗,少有热爱读诗的人们,即便写了,精炼的文字能换几个稿费呢?如今人们的物质生活空前的丰厚,却也轻而易举被物化了,象镀了金的翅膀,不再轻盈,无法企及诗的高度。诗,没人写,没人发,没人读了,继而更没人写,更没人发,更没人读了……那么诗的花园就荒了。

从普希金故居出来后,在礼品部,看到普希金各种版本的诗集,有一种小书,只有姆指甲盖大小,里面还真有一段段诗句,要100卢布,没买。买了一张书签,就当纪念吧。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我吃午餐的咖啡馆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我买的小书签

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后来买的一幅织锦画

让我们再来重温普希金的诗篇,感受一下他精神的高度:

《囚徒》

我坐在潮湿的牢狱的铁栅边:

一头在束缚中饲养大的年轻的鹰鹫,

这是我悲哀的同伴,正在我的窗下,

拍着翅膀,啄着带血的食物。

 

 它啄着,掷着,又看着我的窗户,

好象在和我想着同样的事情;

它用它的目光和叫声呼唤着我,

象对我说:“让我们一起飞走吧!”

 

“我们都是自由的鸟儿:是时候了,兄弟,是时候了!

让我们飞到那儿,云外的山岗闪着白光;

让我们飞到那儿,海滨闪耀着青色的光芒;

让我们飞到那儿,就是那只有风……同我在散步着的地方……。

 普希金故居博物馆 - 田野一桦 - 田野里有一棵小白桦

——早,普希金先生,您这是上哪儿去呀?

——早,猫咪先生,我上班去。您呢,忙什么呢?

——我么,正酝酿我的长诗《一个自由的精灵在圣彼得堡的游荡》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